集團要聞
當前位置:首頁 > 集團要聞

關于建筑業改革與發展的五條具體建議

  應明確建筑業的產業地位       改革開放30多年,建筑業雖然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建筑業的產業地位至今未能明確。國家2009年公布了十大產業振興規劃,包括鋼鐵、汽車、造船、石化、輕工、紡織、有色金屬、裝備制造、電子信息和物流業,建筑業榜上無名。有沒有發展規劃,產業地位是不一樣的,盡管建筑行業自稱是國民經濟支柱產業,在拉動經濟增長、解決社會就業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但是有些行業之外的同志卻并不以為然。江蘇某建筑強市過去召開建筑業工作會議時,市長、市委書記都要到會致辭,但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居然沒提建筑業一個字。在一些省份的經濟工作會議上,洋洋灑灑上萬字的報告,也沒有關于建筑業發展的內容。所以,建筑業要在經濟生活中有一席之地,一定要有產業地位。有了產業地位,才能爭取到相應的產業政策,這對行業的發展非常重要。

 
       改革試點招標投標監管方式       對招標投標監管方式進行改革試點是一大進步,但是不顧中國國情及市場外部環境采取最低價中標,這對建筑行業、建筑企業乃至工程質量的傷害是巨大的,正是因為有最低價中標的規定,才導致有些企業惡意低價搶標的行為。但改革時不能簡單規定不得低于成本價,這沒辦法考量,比標底最多下浮多少,一定得規定個下限。江蘇省早在2010年就對國有資金投資的項目規定了下限,房屋建筑最多下浮3%、安裝和裝飾下浮5%、市政工程下浮8%、園林工程下浮10%,為什么要這么規定?這是從造價上保證工程質量。一個工程項目中標價比標底下浮百分之二十幾,甚至百分之三十幾,還能保證工程質量嗎?所以行業內“低價中標、高價結算”的行為應運而生。這種行為肯定是失信的,但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片面推行最低價中標,即使中了標,而按中標價算企業是要虧本的,所以不僅要對國有資金投資的項目招投標設中標價比標底下浮的下限,對自主選擇招標發包的非國有資金項目,也應該提倡設下浮的下限,不搞盲目的最低價中標。
       政府引導推進建筑產業現代化       王寧副部長在講話中也說到“建筑產業現代化在起步階段成本稍高,不可能單純依靠市場推動,迫切需要政府來引導推進”,這其中除了采取提供市場等方式(沈陽規定二環以內政府投資項目(如保障房等)必須采用建筑產業現代化方式建造),還要解決重復征稅問題。據調查,某建筑產業現代化基地在工廠生產出的部品件是按件以工業產品計征增值稅的,出廠安裝到工地上時又按建筑安裝計征營業稅,重復征稅率達60%,這顯然是不合理的。該基地負責人告訴筆者,用建筑產業現代化方式建造房子,基本上10萬平方米以下是在賠錢,超過20萬平方米才能以規模效應掙到錢。目前多數企業用產業化方式建的房屋,10萬平方米以下是靠內部房地產項目盈利來調劑的。關于客觀存在的重復征稅問題,要積極把財稅部門的專家請來建筑行業調研,想方設法解決這個矛盾,為建筑產業現代化松綁。
       加大力度監管政府投資項目       很多地方上的建設行業行政主管部門可能都會有這種感覺,就是越是政府投資的項目越不好監管。首先,很多政府投資項目甲方根本無視建設程序,經常“先上車,后買票”,安全質量監督手續、施工許可手續等一概沒辦,就叫施工企業開工,企業雖然知道這些手續不辦是不對的,但甲方來頭大,也不敢說不。某企業申報資質,代表工程確實是他們干的,但是就連工程招標文件都要補辦,很多手續不齊,讓監管部門很頭疼。其次,政府工程往往資金都有缺口,要求施工企業帶資承包已司空見慣,有的在合同上就約定付款方式為竣工后“四、三、三”甚至“零、五、三、二”付款,也就是按造價一定比例,分若干年付清。實際上這就要墊資干活、墊資發農民工工資,由此引發拖欠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糾紛。更有甚者,極個別基層政府負責人拿政府的公信力當兒戲,活干完了,公益事業的項目用上了,該付錢時,卻不給施工企業錢。這種情況,在考察干部政績時,是不是應該一并了解一下有沒有損害政府形象的后遺癥?
       建立適應建筑業“營改增”的工程造價體系       建筑業營業稅改增值稅是國家稅制改革的大政方針,不可逆轉。考慮到建筑業情況特殊,從文件下發到2014年年底,該政策已推遲實施整整3年時間。據了解,行業普遍反映征收11%稅率過高,但相關部門并沒有回應。在這種背景下,建筑行業的工程造價部門不能認為已經采取“控制量,放開價”做法,而抱著“營改增”與造價管理無關的觀念,必須迅速建立起適應“營改增”的工程造價體系。       目前的工程造價中含由施工企業代收代繳的合同價3%的營業稅和以營業稅為基數的7‰城市建設維護費、2‰教育費附加。若營業稅取消了,城市建設維護費和教育費附加就失去了征稅的基礎。而工程造價中,由于營業稅是價內稅,改成增值稅后便成了價外稅,建筑產品理論上變得不含稅了,這是整個工程造價體系中面臨的重大變革。       對此,筆者認為,首先要糾正造價部門部分人的錯誤觀點,即認為“營改增”的計稅方法采用銷項稅額減進項稅額再乘以增值稅率,施工企業都能“轉嫁”(抵扣)掉,所以不存在增加負擔的問題。稅務部門不了解建筑行業基本情況,按照理論上都能抵扣的思維確定脫離實際的11%增值稅率,似乎能理解,如果主管建筑行業“物價”的工程造價部門也認為都能抵扣,那就十分不應該了。根據全國多個行業協會的調研和測算,由于70%以上銷項稅額無法通過進項稅額抵扣,這與制定政策時以70%能抵扣為基礎正好相反,建議負責造價頂層設計的人再進一步做調研,及早糾正拿國外成熟的市場經濟模式硬套中國建筑市場現狀的做法。       其次,工程造價管理體系必須適應“營改增”的新形勢。畢竟把價內稅營業稅取消改成價外稅增值稅是個大動作,對造價體系本身來說也是傷筋動骨的大事,相關部門不能無動于衷。問題是怎樣改變才能既符合造價客觀實際又便于實際操作?筆者不是專業人士,不能班門弄斧,只是懇請工程造價管理部門克服與己無關的思想,開動腦筋,為行業破解難題。       以上五點說是建議也可,算是“吐槽”也罷,總之是希望住房城鄉建設部合肥會議召開及《意見》發布以后,全社會都能看到建筑行業深化改革的新氣象,為建筑業的健康發展創造寬松的環境,讓建筑業產業這根國民經濟的支柱發揮更大的作用。